不同的途径, 仿佛去远地探望友人 120708



好些日子没跟自己出远门了...
远门有多远?我靠感觉来判断...
不觉得是距离的关系,
自己独处的时间多了,
反而有时差的现象。
几乎每星期都搭一次交通出门,
平时就那么两趟LRT而已,
不怎么样....

上个月26日从我住的地方出门塔巴士(好像搭的士),
转两趟LRT到band友家,
投入的排练整个下午后,
这次不劳烦band友的载送,
只因答应了要出席从英国回来,
又快要回去的朋友Kahmein办的烤肉会。
搭了Star>Putra后, 看时间还早,
脑子里就想到去The Annex画廊走走,
消磨时间之余,也锻炼了想象力,
欣赏创作者用不同的方式去表达,
也是我爱去画廊好玩的原因。







Please Touch: Solo Art Exhibition by Simon Keogh
dot-net-dot-au Exhibition


轻松游走画廊后,时间也差不多的,
继续上路,又搭了Putra转去KTM到Shah Alam烧烤会。
这段路途也似短似长的,无聊的在车上想了很多,很沉重,
当然现在也完全不懂那时在想什么了,多是小事化大的担忧。
当下真的希望能马上上网写下来,哈~过分依赖电脑了。

到了要抵达的车站, 朋友来接载的那一刻,
热情的打招呼,好像我到了异地探访朋友,
而为我准备烧烤会似的~哈哈~说这还像话 XD
说起跟烧烤会的负责人Kahmein,
交情其实不振么深,也浅不了多少,
而文化背景,所受的教育和社交圈子都很不同,
都是应为在学院时期,听的音乐相投才维持这段不懂真么说的友谊。

学院时期,很庆幸的终于找到了知音人,
一个是她,另一个是她的同班好友Kajen,
我们3人在学院一碰面,无可避开的话题就是听过某乐队?
谁谁出新专集,这个你要听啊,我们交换mp3...
他们就是很乐意的一起分享的同党,好开心。
那时他们家还没宽频,而我就每天下载了好康也无私的与他们交换,
我这人话不多,也却乐意的接纳我与他们班一起喝茶哈啦鬼混的lepak~

说起学院的生活,奇怪的,
我班全都是华人(都是女生)只有3位异族,
而我和3位异族却面临被排挤的现象,
我们都没干什么坏事或很对不起他人的事,
到现在我都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我总是跟异族和比较西化的华人混在一起。
是谁的问题已经没有意思,那时候的我也不理会这么多,
反正是我都跟junior混的来,就算我自个儿也没什么大不了,
也没必要理会班上的人。

就酱,跟Kahmein就一直维持这样的友好关系,
直到毕业了,各自环境不同了,
她对音乐的热诚越来越广泛得我已不知她去了哪儿,
有时候真的会因此而责怪自己为什么不是个蕉人...
那天第一次去她那温馨的家,
却也让我回忆起已消失的老家,
想起我爷爷的花园和store room。
我们5,6个人轻松简易的相处了整个晚上,
没有很深的对话,淡淡的交情,
她还是无私的和我分享了好些mp3....
喝了几杯Creammy Adult milk....好喝!!~
在她家呆了整晚,第二天就直接出发去Coco Banana演出。






0 個細語纏綿:

Random Photos

www.flickr.com


过着很简单的生活,却向往环绕在热闹的气氛。

摇滚乐队的音乐会是最爱,相机快门也爱不释手,

性格很简单随和慢熱情緒化冷冷文靜的獨立樂團主唱

平日冷漠无言,只想借这部落格来抒发听不见的细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