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快乐就在转弯处?在童真里 | Happyness, hide & seek just at the corner

吕敏瑜画(8岁)
吴亚鸿说: 童画童心

有好几次我很想回去泡在美术教育里带来的真诚,简单的彩色世界,
虽然我在那7年作画的期间,很努力的保持鲜艳亮丽,尽量克服黯淡不亮丽的本质。
那3个国外大奖还有卖掉的3幅画,并没有造就自我提升与荣誉,
吴老师的赞许,反而弄巧反拙,不当一回事的自我否认。

这么多年来,或许得不到适当的爱与关怀,
自己走着走着,我把画笔放下了,
走着走着,我也把荧幕里的绘画工具也放一边了...
走着走着,时不时想拿起相机替代画笔,
却又几乎想打消念头...

为什么...自我否认还躲在身后??
你要我多少的爱才肯离去?
或许改变思维,再重新接触?

这些年走的不远,却越走越迷失,
越走越复杂的时候,回头看一看,
U 转也未必不好,
可是目前为止,必须想办法再坚持,
往前方再走远一点,
跨过前面的大桥后,
才能U转回去,
把画笔捡起来...
那都是时间的问题...

不同的人生阶段,
总要做些不同的事,
还有很多事物等着我们去探索...
这是我其中一个理想....

从哪里来,就往那边去,
应该会找到快乐吧....

人啊,总要信!!


=End=
read more...

闷着的事变成焗饭?things you kept in heart become Baked Rice?

有时候我没有办法好好释怀的表达自己的感触和想法,
试着改变,又打退回原形,一次又一次,
想的再多,刚拿起笔,风却不留余地的带走了~
过于拘谨的把很多事情都深锁在深海底,
冷漠得外表像是清澈平静不见底的深海般,
没有几个知深的潜水员能潜到沉淀在漆黑奥妙的另一个世界去...

有好多话想说,有时候又觉得没有必要,
还是保守保持低调不语,听不见,羞答答~
某人说,何必让自己那么辛苦的局限自己,
这栋围墙越老越坚固,那么多年了,
我还感觉不到有很好的代替品,
把打从心里建立起来的护墙给推到...
不那么轻易让人被了解...

太阳低下的日光浴阻挡不了紫外线的摧毁,
闷着的事也没有可能会变成好吃的焗饭,
游来游去,犹豫不决,
不了了之~好自为之...


=fin=
read more...

两头不到岸的中洋水桶怪物 Inner Creature inbetweeen east west

那时血气方刚的少年时期,
总是抗拒被家人强制安排往中华文化的道路走去,
他们不明白洋水早早已在我刚开始学会说话时占据了我心里,
保姆(电视节目)日夜轩淘的灌输洋言洋语,
不知觉的也洋洋自语...
虽然妈子有心带我去基督教幼儿园,
可是我一句鸡肠字都不会讲,
校方并不能安排我去英文幼儿班,
一直到小六遇到尽责的英文老师,
才开始突飞猛进。
家里也只有我一个讲会飞的英文,
上了独中唯有去背叛中文”肥佬“,
靠着保姆和无敌字典和自洋自语的进修,
满怀着崇洋的心态,想摇身变成香蕉人,
上了本地学院,很开心的光明正大天天接触鸡肠文,
却又在毕业后,跟家人去中国拜访爷爷的家乡一趟,
心境因此打击很大,渐渐的开始接纳排斥许久的中文字,
还学起书法.这期间已经4,5年,中文进步,英文退,
却又在这个时候,我又要开始重新适应天天接触鸡肠文,
讲鸡肠话....内心又有少许的挣扎,
中文又或许会退步了...
英文又有机会升天的吧...

有时这样的回头看自己,
会觉得我是不伦不类的半桶水怪物。
very confusing myself.....
也不太想承认是个华校生...
夹在中与英,两个都不精...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Fin=
read more...

替代康乃馨的点点心意


这么多年的这一天,
都没有刻意的为老妈安排活动,
这次老哥已回国落脚了近半年,
他驾着车,我充当地头蛇,
特地带老妈子上来PJ吃最好吃的点心,
再联逛the curve一带,
又逛夜市,又吃客家菜...
也顺便去了佛教居士林,
跟正在为药房的橱架整装一番的老爸会面,
老妈也顺心意的到楼上的功德堂,
在双亲的莲位上香...

跑了一整天,
一直到我回到自己的猫窝,
还是只传个简单的简讯...

"妈,母亲节快乐!..."

虽然只进了那么丁点的心意,
让她今天的日子过得稍微不一样,
希望她开心...
以后也是...


End
read more...

The important things....

喝一碗炖了一整天的滋补汤,
大老远回家一趟解思乡病,
约她去看一场破天荒的浪漫演出,
超时完成大客户明天要的案子,
早点回家补个好睡眠,
把堆积2个星期的臭衣裤洗掉,
放工后赶去抢购限量版的鞋子,
紧握住可以一起走远的人,
彻底封闭的让自己好好反省,
把所有债卷付款统统缴清,
清除院子里的杂草及浇花施肥,
好好品尝一杯芳香的咖啡,
打通电话问清楚他心里可有爱过我?
抒发困惑的心情在部落格里,
找个安稳舒适属于自己的家,好好呆着...






或许以上这些都算不了什么,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那会是什么呢?
我现在只想重复不断的重听投入在这张专辑里,
是此刻重要的事吧...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曲:陳珊妮
詞:陳珊妮

你想要不變心的情人 還是永遠不老的青春
你想要更偉大更不朽 還是一個瞬間成永恆
你在期待命好使人廢 還是堅持厄運不服輸
回憶再珍貴都有極限 未來多完美並未可知
what if...what if...誰都是自己問題的答案
what if...what if...誰都是自己答案的問題
誰都有一輩子 好好想清楚

你想先得到一個祝福 還是先給予一個感謝
美麗再完美都有極限 思想多珍貴並未可知
what if...what if...誰都是自己問題的答案
what if...what if...誰都是自己答案的問題
誰都有一輩子 好好想清楚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那就是 對與錯的總合

=end=
read more...

April the fool~镜片的幻觉玩笑



话说为了看3D电影,
带上了不常配戴的隐形眼镜。
12点多回到家,右眼的镜片还真调皮,
不肯出来也罢,感觉它还躲了进去。
抓不到也没办法,就这样很敢的倒头去睡,
看看明天镜片会否归位的让我取出。

不确定是不是爱丽丝的幻觉效用,
第二天,还是感觉它依然躲在眼角回避我。
让我担忧得想尽办法让它游出来.....
过了两个晚上的另一天,
凉透的眼药水也诱惑不成事,
而累人的抓迷藏已成为折磨的游戏,
再经劝告之下,还是决定让医生好好的去教训它咯~

来到了华丽的眼科皇宫,
会见所闻的眼医师诉说状况,
再经他亲自判断及一致肯定,
所谓的镜片根本都不存在,
一而再三的推翻权属虚幻性的不逻辑推理。
却证实了已稍微发炎的眼睛。

要是到了皇宫求救,
却又不轻信其言的话,
那还真是自找的愚人节目。
付了华丽的求救费,
取了一小罐灵水,
洗净灵魂之窗之余,
希望灵水也能渗透到脑神经,
把幻觉消灭。

或许我不该找个眼睛专家,
而是眼镜片达人,
以证明该镜片的调皮性,
让我的"幻觉"也不至于被推翻....


这是什么玩笑啊??~~

" This is my dream,
i do whatever i wan to!
- Alice in wonderland"




这也好....
就这样我重回遗弃半年的部落格....
想得太多,却难以下键,
顾虑的太多,却分不清什么该神秘的保留,
结局就是一场空~

是的,这是习性,也是惰性.... :)

愚人节快乐!


read more...

Random Photos

www.flickr.com


过着很简单的生活,却向往环绕在热闹的气氛。

摇滚乐队的音乐会是最爱,相机快门也爱不释手,

性格很简单随和慢熱情緒化冷冷文靜的獨立樂團主唱

平日冷漠无言,只想借这部落格来抒发听不见的细语。